福建青年主流门户网站!
您所在位置 >> 福建青年网首页 > 娱乐 > 正文

刘若英:周冬雨不是下个周迅 她们各自独一无二

原标题:刘若英:周冬雨不是下个周迅 她们各自独一无二

刘若英接受娱乐专访

娱乐讯 (三丁/文 玄反影/图 张科明/视频)《后来的我们》是刘若英的导演处女作,是一部很有她个人风格的电影,故事文艺,画面清新,描绘了一对北漂情侣在十年间的相爱与成长。井柏然和周冬雨的组合,CP感很足,刘若英说,她希望做一个爱情电影,能够让观众相信主角真的在谈恋爱,而她觉得井柏然和周冬雨做到了。

幕后:一个金牌团队是如何诞生的?

《后来的我们》跟五月天的歌同名,但大家更容易联想到的是刘若英的经典曲目《后来》。其实,这首歌跟《后来》没什么关系。电影改编自刘若英创作的散文《过年回家》,讲一对男女认识十年的过程,从相识、相知、相恋、分手、遗憾、重逢、释怀,然后每一年回家,对家人善意的谎言。只是《过年回家》这个名字不太适合爱情片,而且此前已经有一部电影叫《过年回家》了。一直到有一天,刘若英听到了五月天的《后来的我们》,她觉得里面的歌词就在讲她的电影,就跟他们要了这个名字来用。

第一次做导演,刘若英组建了一个金牌团队,从监制张一白、摄影李屏宾、声音杜笃之、造型吴丽璐、剪辑廖庆松,再到演员田壮壮、井柏然、周冬雨,每个岗位上的人几乎都是行业中的佼佼者。刘若英说,虽然拍电影很辛苦,但她很幸运,“很棒的人愿意帮我,所以我可以很放心把我想要表达的东西告诉他们,他们用他们的专业去帮我做到最好的产品出来。”

田壮壮在《后来的我们》的首映礼上说,他特别在乎的,是这个团队的人,“我对刘若英有一个看法,不知道她接受不接受,她是懂情懂意的人,今天这个时代,这样的人不是特别多,其实每一场我希望能做好,而且在里面表现得还不错,就是这样。”

刘若英听到这个评价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不知道什么是懂情懂义,我就是觉得人跟人之间就是这样,我们就是一个很有爱的团队,从决定要做这个,拍一个戏,到今天为止,每一件事情都是因为爱而产生的,因为大家喜欢这个电影,相信里面的角色,相信里面的情感。那有情有义可能就是因为……我也不知道。可能因为……我也不知道。”

她不知道,说不上来,索性俏皮地昂起头,开玩笑:“是不是我很凶呢?”

“我们就是一个很有爱的团队”

阵容:田壮壮+井柏然+周冬雨,是怎么组合在一起的?

从戏里到戏外,虽然刘若英没有出演,但整部电影都写着刘若英的名字。熟悉她的歌迷、影迷,可以从电影里男女主角情感路线的发展中感受到《当爱在靠近》、《为爱痴狂》、《很爱很爱你》、《一辈子的孤单》、《成全》等等刘若英的金曲。

她选的演员,演到了她想要表达的故事。电影首映礼过后,媒体人、影评人、网友等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田壮壮的好,在片中饰演井柏然父亲的田壮壮,承包了片尾的泪点。他演的父亲,寥寥几句台词,就演到人的心里去。

连刘若英也抵制不住,看到田壮壮就想哭,“我连他在那边做饭,都会想哭。因为我觉得就一个沉默的父亲在守候、在等待、在孤单,他有很多期盼,但他又不敢表达。最后他就说,你们去过你们想要过的日子。这些东西都会让我想起我的家人。”

一开始看到田壮壮在电影里出现,网友就调侃,老尹怎么刚教完车,又去帮王太太拍戏了。老尹和王太太是张艾嘉导演的电影《相爱相亲》中,田壮壮和刘若英饰演的角色名字。实际上,刘若英和田壮壮就是在拍摄《相爱相亲》时认识的,但那时候刘若英没有想到要请田壮壮来演爸爸,“因为我觉得他跟张姐的惺惺相惜,多年的朋友,我不觉得我可以请得到他。”但当刘若英拍完《相爱相亲》的时候,田壮壮说:“你有什么事,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,你就跟我说。”

这听起来平常的一句客气话,刘若英听进心里去了。去年台北电影节,田壮壮去做评审团主席,刘若英就邀请他来家里喝酒吃饭。她把景铺在桌上,田壮壮戴起老花眼镜看,刘若英给他拍了张照片。此后,有很多人给她介绍大腕级的表演艺术家演爸爸的角色,但她的脑海里都是田壮壮。有一天,她终于忍不住给田壮壮发了个讯息,“我就说,你是不是说什么事情都会帮我?他说,是啊。我说,哦,吃饭吧。他就说,好啊。然后那一餐饭还是他买单。我就说,你来帮我演爸爸,他说那你让我先去体验生活。所以,一分钟他就来了。”

在拍戏的过程中,两人的交流也很舒服。田壮壮本身是导演,他知道怎么导演员演戏,所以刘若英基本还没走到他面前,他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了。刘若英爆料,其实田壮壮私下的性格比她还像小孩,只要没有在跟其他人交流,他都在刷手机,有严重的网瘾。

选定井柏然和周冬雨,倒是经历了翻来覆去的研究,因为要找一对有CP感的演员。“那个时候,刚看完《七月与安生》,我很喜欢。可是我找周冬雨来的时候,她跟我说,这就是《七月与安生》嘛,我当时都傻了,我觉得不一样啊,你那是两个女生的故事,我这是一男一女的故事。所以,我花了很大的力气在跟她沟通。但他们两个人也没有考虑很久,井柏然几乎是一天就决定要来,见完面出了办公室,我们就接到经纪人的电话,周冬雨也是蛮快就决定的。”

和田壮壮交流得很舒服

导演:井柏然和周冬雨要让人相信他们真的在谈恋爱

周冬雨给刘若英起了个外号“英英”,后来井柏然也叫上瘾了。在电影之外,整个剧组的感情都很亲,像一家人。井柏然觉得,刘若英是一个很会保护演员情绪的导演。有一场跟田壮壮的戏,井柏然入戏很深,哭到眼睛红肿,刘若英站在他身边,鼓励安抚。田壮壮跟刘若英说,这孩子演得太好了,你再挑个近景吧。

“我觉得演员的情绪很珍贵。”刘若英说,“可能因为我是演员出身,所以能够常常站在他们的立场去想,他们的那种痛,我是跟他们一起的,我不是只是,你交一个表演给我,我把你请来,你就表演,演哭啊笑啊,我不是的。每次喊完卡,我都是第一时间走到他们旁边,告诉他们,我在监视器里面看到的感觉,尽可能让他们安心,因为我自己做演员的时候,我知道演员的无助,他们有时候无理取闹,是因为他们的不安。”

在这种彼此交心的表演环境下,演员们也格外容易进入状态。周冬雨跟井柏然之间,熟了之后就不停地拌嘴。有一天,周冬雨就说:“我是因为喜欢你们,我才跟你们说话。我通常不喜欢,我就不说话了。”

刘若英跟他俩说,你们有时候可以摸摸对方的头,不用急着说台词。井柏然和周冬雨呢,转头就开始搓对方的头,把对方的头发弄得很乱,玩得很high。气得刘若英“呵斥”他们:“拿过来,把他俩给炸了!”就是因为有这些过程,等他们真的演的时候,是很放松的。

“我也是拍这个戏才知道什么叫CP。”刘若英觉得,所谓的CP,表面上是颜值上的感觉,但好看的爱情电影,一定不会是一个演员好,一定是两个人,“我常常看爱情片的时候,不太相信这两个人谈恋爱。我只是觉得这两个人现在很红,所以你把他们两个人找过来。”而刘若英想做的,是拍一个让观众相信他们真的在恋爱的爱情片。

刘若英称:周冬雨井柏然戏中“恋爱”很投入

在做《后来的我们》剪接的时候,有个女孩就问刘若英,井柏然和周冬雨是不是真的在谈恋爱啊?“他们两个在演的时候,我觉得他们是爱那个角色的,见清会来跟我说,小晓这样好可怜。小晓也会跟我说,你把见清拍那么惨,别人会骂我的。”他们的状态,让刘若英想起她拍《人间四月天》的时候,她那时候在演一场给徐志摩生孩子的戏,摄影师突然骂出了声,现场是收同期声的,但她能理解,她知道摄影师也投入了。

对话刘若英:周冬雨是有天才的 但她跟周迅不一样

娱乐:电影中谈恋爱的部分,传递出来幸福感很自然,比方说让周冬雨坐在自行车车头,这种互动很小但很甜。你在设计这些小细节的时候,是哪里来的灵感?

刘若英:那个脚踏车是我看了一个法国摄影杂志里的照片,有一对男女,就是这样骑脚踏车,我觉得好浪漫,就拍下来,给美术组,问他们可行性。然后美术组就早早把这些东西绑了,我还记得前一天就拿来现场,让井柏然练,就先放了一个不是周冬雨,让他先练练,他怕把周冬雨摔了,第二天再拍。有很多东西我都是用照片。

娱乐:包括周冬雨在电影里想留下一个旧沙发,就把脚刮在沙发上。看了就觉得导演怎么这么会谈恋爱,这么懂这些小小的甜蜜的细节。

刘若英:就耍赖嘛,你不觉得爱情里面很甜蜜就是耍赖吗?我就是觉得她在跟见清说话的时候,她也不能够离开这个沙发,她要表现出她真的,就是要把我带走,沙发也必须跟我走。所以我就用脚钩着。

娱乐:你自己年轻时候谈恋爱,会有这种耍赖的行为吗?

刘若英:周冬雨是个有天赋得演员

刘若英:我跟张一白一样,我们在现实生活里面,其实是没有这种,这么多的这种(行为)。

娱乐:周冬雨和井柏然,这一次在表演风格上也有了一些变化。

刘若英:我觉得就是他们进入角色之后,他们就不再是他们自己。当然有时候有一些毛边,是需要稍微修整的。但是他们其实自己做的把握跟掌握都蛮好的。周冬雨当然就没话说,因为我觉得她是有天才的。

那我觉得井柏然是给大家惊艳的,因为我不是说他不天才,而是他可能出道这十年既有的一些印象,或者是以前给他角色的选择,并没有这个方面。所以他是可以做到的,只是我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。那这一次,我觉得给他一个十年的跨度,然后我把他做得特别糙的样子,就是不帅,尽量每天都是把他弄糟一点这样子。他挺乐在其中的,他从来都没有说我一定要怎么样。我们有很多偷拍,他在那边公交车吃饭,他穿的就是群众演员的衣服,我们也没有特别为他去做衣服。他就拿过去穿,路边买的便当就吃。

娱乐:从《七月与安生》之后,有一部分人认为,周冬雨身上有周迅当年的影子,你觉得她会成为下一个周迅吗?

刘若英:不会,因为她们都是独一无二的,谁都成为不了谁,她们唯一像的大概就是都小个头吧,然后都有娃娃脸。可是我觉得她们两个是完全不一样的人,就是以我对她们两个的了解,就是她们完全不一样。

娱乐:你在年轻的时候,有没有错过的人?像电影里一样,彼此相爱,但是因为种种原因错过了,最后还是没有在一起。

刘若英:当时觉得是错过,但后来都觉得是对的。因为我觉得会陪在我身边的一定是最好的。

娱乐:如果你结婚之后碰到今生挚爱,会怎么选择?

刘若英:我不去假设,我没觉得我先生不是我的挚爱,其实我觉得还蛮好的。

娱乐:现在的日子已经是最好的时候?

刘若英:对。

娱乐:你在演唱会上,虽然唱了很多次《后来》。但是有一场你泪奔了,当时是一个什么心情?

刘若英:就唱了五十几场的最后一场的最后一首歌,突然那个两年,历历在目,其实我先是看到所有在下面的人,很多人在哭,就大家都舍不得,因为大家总觉得我应该不会再办大型的演唱会。再一个就是回头我看到这么多城市,我就觉得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晃眼,你就觉得唱完这首歌,真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到这个舞台。然后又看到自己在唱的歌,能够在让下面的人那么感动,这些东西其实是让我很感动的。

  (来源:搜狐娱乐)

相关资讯: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3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勉励捐赠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